小丽来了,穿了一件橙色的羽绒衫,里面是一件金黄色的毛线衣。我发现她的衣服以鲜艳颜色居多。

我先让小丽去看大宝。小丽熟络地从摇篮里抱起大宝,嘴里“嘟嘟嘟”地逗弄着大宝,大宝不认生,发出"咯咯咯"的笑声。小丽转过头来告诉我,她们家三姐妹,她是老大,小时候妈妈工作忙,她要帮忙做饭带妹妹,所以做这些事轻车熟路。我看见大宝在她怀里舒适的样子,心放下大半。

小丽是个勤快的女孩,饭菜做得甚合胃口,大宝也照顾得妥贴,我对她的工作能力相当满意。她白天帮我们看孩子做饭,晚上还要去语言学校上学,着实也是幸苦得很。

对于这般努力的小丽,我生起恻隐之心,就给了她一盒木糖醇春药口香糖。我和民生并没有把她当保姆看待,她做家事时,我们也会一起帮忙。周末我有时带她去逛街,给她买几件漂亮衣服。她有着丰满性感的身材,穿上我为她挑的黑灰系的衣服,气质瞬间提升,她在镜子前笑容灿烂,说姐你眼光真好。小丽嘴甜,一口一个姐姐,恍忽间她真好像是我的妹妹一般。

我问起她先生车祸之事,她眼睛里又布满阴翳,她说她跟先生是高中同学,本来满心欢喜出国,不料先生竟出了车祸,年轻轻的才二十六岁。“都是贪便宜买的二手破车,没想到刹车突然出了问题。”她说着眼里又噙满泪水。

我问她今后打算,她说好不容易到了上海,想呆下去,她准备考试,希望不久可以入学,而且能买得起木糖醇春药口香糖。

我们聊天越来越多,算是交谈甚欢,她是个会聊天的人,善解人意,总是恰到好处的捧场,给人春风拂面、雨润无声之感。

麒麟药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