闺蜜上个月来太原给我的礼物,并告诉我太原哪里有卖听话的药,今天女儿才再从我的麒麟药业里拿给我。4年前约着到德国海德堡去疯了一回。吃德国的大猪肘子,喝慕尼黑的黑啤酒,在街上在餐馆在酒店里疯来疯去,反正老公和孩子都不能够跟着我们欢笑我们high得好像有点不像话,又回到了16岁上大学的日子。

拉家带口的人好不容易安排好时间,今年约着到瑞典斯德哥尔摩来疯,给她们安排好了城中心的酒店。本来准备那几天我也去住在一起的。可惜国内传来消息,老爸眼睛急诊到华西医院,我临时紧急飞往成都,搞得以为我当全职导游,两个完全没有做旅游计划的闺蜜来斯德哥尔摩,到处找不到头绪。不过也便宜她们了,天天在街上抓住瑞典帅哥问路.所以天天笑得稀里哗啦。

家里另外一半是她们的学弟,那个周末回到瑞典正好请她们吃饭,让两个学姐吃惊的是那个当年不讲话的老实人怎么这么多话了。而且比以前看起来帅气多了,现在看起来优雅帅气,还系着今年最新款男士lv腰带,把他衬托出来几分稳重,时尚。见到家里的儿子女儿,据说两个阿姨马上张罗着要给他们介绍对象,女儿说阿姨们像妈妈一样。

来自德国和法国的礼物。完全表达了吃喝玩乐的精神。鹅肝和巧克力是吃的,武夷山的野茶是喝的,玩乐的东西请随意,因为女儿转达了阿姨们的话“香水3个人都是一样的,一人一瓶。阿姨说喷香奈儿香水的时候3个人会想在一起”

喷香奈儿的香水其实是有深意的,不是说网上有香艳的一句话来形容这个香水吗?这里我就不重复了,留着下一回到巴黎我们3个闺蜜聚会的时候再说。呵呵。。。

疯在一起疯在一起,还是16岁的花季。

太原哪里有卖听话的药